媒體報道

《深圳特區報》:深圳先進院:引領新型科研機構自主創新的新旗幟

時間:2020-04-01  來源: 文本大?。骸?a href="javascript:doZoom(16)">大 |  | 】  【打印

深圳先進院主樓。

深圳先進院腦認知與腦疾病研究所所長王立平(左二)在實驗室做研究。

 

  四十載驚濤拍岸,九萬里風鵬正舉。

  今年是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也是建設粵港澳大灣區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關鍵之年。面對重大歷史機遇,充分釋放“雙區驅動效應”,深圳堅持把創新驅動發展作為城市發展主導戰略,不斷增強發展活力、動力和創新力,引領經濟在高質量發展道路上行穩致遠。

  圍繞“雙區”建設,深圳培育出的一批新型科研機構成為重要驅動力。從一二十年前,深圳清華大學研究院、中科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以下簡稱深圳先進院)先后落戶,到如今鵬城實驗室、深圳灣實驗室、華大基因研究院等遍地開花。目前,深圳的省級新型科研機構已達46家。

  它們不僅是源頭創新的生力軍,夯實深圳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根基,更是推動產業發展的“加速器”。以深圳先進院為代表的新型科研機構,通過體制機制創新、基礎源頭創新、產業協同創新,不斷完善“基礎研究+技術攻關+成果產業化+科技金融”全過程創新生態鏈,打造華南智力高地,推動創新成果快速走向市場,成為區域創新的重要源頭,逐步走出一條科技創新引領高質量發展的新路徑。

  突破傳統體制機制 激發科研機構創新活力

  從最初的5人團隊發展到今天3000余人規模,從早期以集成技術為主,到今天布局人工智能、腦科學、合成生物學、材料學等前沿科學領域,孵化企業達968家,專利申請總量達8706件,累計輸出人才1.3萬,扎根深圳13年的中國科學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是新型科研機構的典型。深圳先進院的飛速發展,離不開其作為新型科研機構在體制機制創新上取得的突破。

  不同于傳統科研機構,新型科研機構大多采取理事會領導下的院長負責制,理事會由政府和發起單位共同組成。深圳先進院就是由中國科學院、深圳市政府及香港中文大學三方共建而成。

  “共建三方在深圳先進院發展過程中提供了強有力的人才及管理支撐,而深圳先進院也將持續發揮紐帶作用,一方面打造大灣區創新樞紐,另一方面搭建中科院與深圳市的合作橋梁?!鄙钲谙冗M院院長樊建平表示。

  在運營方式上,深圳先進院堅持事業單位企業化運作,設立末位淘汰制度,改變以往給人才貼“永久牌”的評價機制,實現能上能下、能進能出的流動性。

  “與傳統科研機構固化的人力資源狀況有所不同,深圳先進院近三年每年人才流動率保持在15%-18%,既保障了先進院人才隊伍的創新活力,又以科技人才輸入的形式反哺上下游產業經濟發展?!狈ㄆ秸f道。

  管理模式上,高校和傳統機構大多實行學術團隊制,強調自由探索,“慢工出細活”,而深圳先進院則實行中心制,強調團隊攻關?!疤貏e是面對大型的戰略研究課題,深圳先進院科研組織多個研究中心同時攻關,形成學科交叉、集成創新的優勢?!?/p>

  正是通過體制機制的改革,遵循市場發展規律,深圳先進院這類新型科研機構逐漸打造出獨具特色的研、學、產、資四位一體的“微創新體系”,在產業合作、科技服務、成果孵化等探索中不斷釋放出科研力量,迸發創新活力。

  面向國際前沿學科領域 補齊基礎研究“短板”

  科技創新有個“玉米論”——大家都想吃爆米花,如果不去種玉米,哪會有爆米花。唯有強化基礎性科學研究,才能為科技創新發展提供內生原動力。

  “基礎研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這長期以來是深圳的短板?!笔锌苿撐嚓P負責人表示,短板主要表現在基礎研究布局與投入不足,缺少高水平大學、科研院所及創新載體等。

  近日,科技部、發改委等國家五部委聯合印發《加強“從0到1”基礎研究工作方案》,全面加強基礎科學研究,并確定深圳正式成為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

  布局高水平研究平臺,就是為科技創新“種玉米”。該負責人表示,根據方案,深圳將支持一批基礎研究機構建設,大力培育集科學發現、技術發明、產業發展“三發”一體化的新型研發機構。

  事實上,以深圳先進院為代表的新型科研機構的興起,不僅有效地填補了深圳基礎研究資源的先天不足,也為深圳培育發展新型科研機構提供經驗和啟示。

  成功制備新型模擬人類自閉癥的非人靈長類動物模型;以定量公式揭示生物遷徙進化策略;原創大分子新藥AS1501獲得臨床批件;研制出140納米超分辨3D活體生物光學顯微鏡;自主研發的超薄芯片臨時鍵合膠材料替代美國進口……僅2019年,多項重量級科研成果在深圳誕生。

  這些產出于深圳先進院的重大成果或見刊于《自然》等國際頂級學術期刊,或打破“卡脖子”技術,應用于磁共振成像系統等“國之重器”,助力國際前沿學術舞臺上不斷發出“深圳聲音”。

  “發力源頭創新要抓住代表未來的突破性技術發展機遇?!痹诜ㄆ娇磥?,深圳必須以建設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為契機,向國際尖端創新發力,未來在核心技術和核心價值創造上占得先機,掌握市場的話語權。

  瞄準突破性技術,深圳先進院著力融合信息技術(IT)與生物技術(BT),重點布局機器人、生物醫藥、大數據、腦科學、合成生物學、材料學等領域,2019年共發表論文1461篇,其中CNS系列文章14篇,自然指數上升至23.45,在深圳市科研機構中位居第一;新申請專利1515件,PCT324件,授權665件,在中科院體系中排名第一。為夯實深圳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根基、全面加強基礎科學研究提供支撐。

  “深圳先進院是中國科技研究的一個亮點?!敝袊茖W院院士蘇國輝高度評價稱,它關注國家需求,重視戰略研究,著力填補短板,因此技術十分前沿,總的來講,供給高端創新資源,為我國的整體科技發展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搭建高質量平臺 厚植“人才森林”

  深圳向來高度重視人才引進工作,在深圳先進院“三個一流”的建院目標中,“人才一流”被列在首位。作為深圳先進院的“人才伯樂”,樊建平不遺余力多次組隊到海外招聘,以確保博士員工60%以上從海外引進,形成高端科技人才的聚集效應。

  深圳先進院堅持“但求所用、不求所有”的人才觀,通過設立“高級訪問學者”崗位,吸納知名學者非全時工作。目前,在院兼職的客座教授217位,與全時中青年骨干和優秀的年輕博士和學生組成三級人才梯隊,在學科把握、隊伍建設、人才評價等方面起到了很大的引領作用。

  “先進院就好比一個花園,人才就像種子,資金和管理加起來也不如種子的作用重要。如果種子就是灌木種子,怎么長得成參天大樹呢?”在樊建平的理念中,深圳先進院要打造的是一片人才“森林”,找到“好種子”尤為重要。

  2019年,深圳先進院新引入全職院士2人、“杰青”3人,新獲批“優青”4人。截至目前,人員規模已達3364人,其中“海歸”超600名,博士后在站人數達552人,中科院體系排名第一。值得一提的是,深圳先進院已連續三年獲得深圳市“人才伯樂獎”。副院長鄭海榮獲得深圳市科技獎最高榮譽“市長獎”,使深圳先進院成為第一個兩次獲得市長獎的單位。

  高質量平臺及創新載體為人才創造施展才干的機會。2019年深圳先進院新增5項省部級科研載體,包括中科院定量工程生物學重點實驗室、中科院腦聯結解析與調控重點實驗室等。牽頭建設的深圳市“腦解析與腦模擬”“合成生物研究”兩項重大科技基礎設施也已在光明科學城破土動工。

  此外,依托深圳先進院建設的中國科學院深圳理工大學(暫定名,簡稱“中科院深理工”)將成為下一個聚集人才的“強磁場”,首場招聘會便吸引了近百名教授學者,建成后將以“三院一體”模式,為國家培養國際化、創新型、復合型領軍人才。

  協同產業轉型升級 解決“兩張皮”問題

  對于深圳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新型科研機構的驅動作用也十分明顯。由于新型科研機構投管分離、獨立核算、自主經營、自負盈虧,其科研成果必須面向市場,加快新技術的產業轉化,因此迅速地拉動了深圳傳統行業的轉型升級,同時有效解決了科技與產業脫節的“兩張皮”問題。

  這當中,“國有新制”模式下的深圳先進院發揮了綜合性科研機構和公共研發服務平臺的功能,在協同產業創新方面成效顯著。據統計,2019年深圳先進院與產業界合作項目金額達6.95億元,累計合作金額達19.74億元,其中不乏華為、商湯、中廣核等龍頭企業;新增孵化企業209家,累計孵化企業達968家,其中包括上海聯影、中科樂普等行業“獨角獸”;新增持股企業38家,累計持股263家,占股部分目前總估值達76億元。

  “企業與科研院所聯合培養博士后,是企業建設研發能力的捷徑。在企業設立博士后流動站,與企業共建聯合實驗室成為深圳先進院幫助民營經濟轉型升級的重要抓手?!狈ㄆ浇榻B道。

  據了解,目前深圳先進院已與比亞迪、深信服等46家企業建立穩定合作關系,累計聯合招收博士后118人,累計共建聯合實驗室102家,通過共同建立實驗平臺、雙導師培養機制,持續為企業輸送高端人才。

  行業協會是連接研發與產業的重要紐帶,深圳先進院積極投入行業協會及產業聯盟建設。10年前由深圳先進院牽頭建設的深圳市機器人協會,如今會員企業近500家,產值近1000億元,已發展成為國內機器人領域會員個數和產值規模最大的地方性協會。

  面向新興產業,2019年深圳先進院還牽頭成立了深圳市人工智能學會、粵港澳大灣區先進電子材料技術創新聯盟、深圳市腦認知腦疾病學術與產業聯盟、亞洲合成生物學協會,構建起學術與產業間的橋梁。

  中國科學院院士張旭評價稱,深圳先進院10多年來形成了很有特色的研究方向,特別是在與產業發展結合方面成績突出,許多產業核心技術研發走在前面?!吧钲谙冗M院在很多領域的研究目標明確、轉化能力高,符合建院定位和對區域發展的作用,可以說不負眾望?!?/p>

  自1996年首個新型科研機構在深圳試點至今,已過去24個年頭,在探索體制機制創新、科研領域創新和產業協同創新上,新型科研機構建設已逐步形成“深圳模式”。去年9月,科技部印發《關于促進新型研發機構發展的指導意見》的通知,鼓勵設立科技類民辦非企業單位。這意味著發源于深圳、實踐于深圳的新型科研機構模式已經得到高度認可,先行示范區的首個示范樣本已初現藍圖。

    《深圳特區報》2020年4月1日A7版報道http://sztqb.sznews.com/PC/layout/202004/01/node_A07.html#content_840168

战旗怎么开直播赚钱吗 天津快乐十分20选8 东方6十1开奖号码今天 秒秒彩的原理 幸运飞艇最快开奖官网 黑龙江6+1开奖数据 三板股票行情查询 一分快三系统邀请码 安徽11选5开奖号 飞速赛车是全国开奖吗 吉林快3跨度走势图